兮年

【韩叶】七年之痒

这是小可爱的点文,本来想艾特一下,可惜找不到了,希望她能看见吧。

人物很可能会ooc,所以·······懂得吧

好了,正文走起

十年荣耀,悲喜交加。

韩文清和叶修两人在荣耀中从十五六岁少年的锋芒毕露到年至三十的而立之年,斗了有十年。这十年的情谊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被他们融在血肉中、

刻在骨在里。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一个人的一生又能有几个十年?

 

 

“叶秋,我们两在一起吧?”

“老韩,你确定?”

“恩。”

“好,那我们都是有主的人了。”

第三赛季完,一共四句话,两人在就一起了,随便的就如说:“我们今天去吃饺子”,另一个人说“好”一样。两个人即使是成了情侣,和平常也没有什么不同。虽说是常年见不着面,但两个大男人能有多腻歪,最多就是在qq里多聊几句,过年过节给对方邮点东西,以示不同。对于两人的关系,无论韩文清还是叶修,两个人没有大张旗鼓的宣布,也没有小心翼翼的隐藏,一切顺其自然。但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宿敌的形象刻划得太深,几乎没人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总觉得恩爱这个两个词和他们两个人人设明显不符。联盟里的人知道韩文清有对象,但没人知道是谁,你说问?韩文清一句估计是被他们那些充满了求知欲和八卦欲的眼睛定的发毛了,还说什么“他不喜欢受太多关注。”就完了。至于叶修?呵呵,平常就一副嘲讽脸,他能有人要?联盟里的人说要是有人能收了他,那么他们工会的野图就送给叶秋了。然后,联盟的众人就立下了一个巨大的flag。

第八赛季,韩文清找过一会叶修,那次,二个人都很不愉快。

叶修点燃一根烟,说:“老韩,咱们俩先各自冷静一下吧。”然后,连夜回去了h市。那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吵架。韩文清本想着等到比赛时候,两人在谈一谈。结果却等来的是叶秋的退役。

“没出息。”韩文清狠狠地说了一句,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叶秋没有电话,qq也很少用,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其实只要找,还是能找到的,但是谁也没有开始迈出第一步。韩文清在两人吵架的前一天回了一趟家,和家里坦白了。原本要和叶秋说,谁知两人却因吵架分开了。而叶秋呢?突然走了,连退役真么大的事情都不和他说,这明摆着是不拿他当自己人啊。钢铁汉子韩文清有点伤心,就像明明约定好一起推boss,结果对方在胜利之前直接gg。就算心是铁做的也总会有点伤心。

男子汉大丈夫,说是有点,那就是有点,小说里那些狗血桥段没有上演。两人的分开对于韩文清来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有那么一瞬间,韩文清觉得就这样也挺好的。

叶秋,哦不,应该是叶修了。刚开始,是因为没法联系,后来一直是夜班,他也没计划打扰韩文清,结果发现韩文清一直没和他说话,他突然觉得,那天那句“分开”估计是真的分开了。叶修有点委屈,从小离家,好友的突然离世,年幼的苏沐橙需要照顾,原本叶家少爷被生活的压力快速成熟。但无论再怎么成熟。心理还是有点小性子。或许是被生活所迫,亦或许是肩上的担子太重,叶修心里也想自己能对一个韩文清耍耍脾气,虽说谈不上有多减压,但总能轻松点,谁知韩文清竟然不理自己了。

两个人在一起七年了,七年的时间,年少激情逐渐被生活中的琐碎所消耗,叶修知道自己除了对荣耀以外的事情都不是特别在意,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对韩文清的感情是否能持续下去,生活毕竟不是荣耀。他已经不知道,韩文清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这样就很好。”他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把烟蒂扔入满是烟灰的烟灰缸中。

两人就这样,直到游戏里出现一个叫“君莫笑”的家伙,第一次,张新杰自己直接对上结果惨败,然后和韩文清第一感觉是叶修,但还是刻意的回避这个名字,但是第二天还是随着张新杰去一起去看内个的“散人”。只那么一下,他就能确定那个君莫笑背后的操作者是叶修,十年的默契,七年的相恋,叶修于他已经是融到骨子里的熟悉。

“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韩文清的风格,“一如既往”不仅是霸图的风格更是韩文清的风格。叶修笑了笑,他明白了韩文清的意思,那句不后退不只是说比赛,还是在说他们的感情,就这样一直往前,即使最后两人分道扬镳也要就这么固执的往前走。

“认输的话,就自己退出吧!”韩文清说。退出代表什么,两人心知肚明。

“退出,也不代表就是认输。”叶修笑着说了句,就那么一瞬,叶修知道,他不会放手,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呢。

那场见面后两人似乎达成了了什么协议,都不再想感情上的事情,颇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后来全明星赛上孙翔说要做个了断,让那本来就对孙翔有些成见的韩文清更加不待见这个人。他们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是别人说了算了,叶修说出那话的时候,韩文清明显感觉自己是心放在了肚子里,他们冷战的那段时间他没怎么难过,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少了,现在既然罪魁祸首已经找到,那缺的一角也被不好自然是放心了下来。而后面的龙抬头更是让他有些惊喜,他知道叶修在回应自己。

后来,当叶修被爆出睡杂货间是,韩文清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狠狠的抓了一下,他知道叶修自小离家出走,在物质生活上没怎么享受过,两人在一起后韩文清自然是尽量宠着叶修。作为整个联盟里工资最高的人,至少在物质生活上,韩文清总是竭尽所能的给叶修最好的,别的不说就说叶修偶尔烟瘾犯了,韩文清给买的烟最次都是软中华,淘宝微信也都给绑上自己的工资卡,生怕过叶修得不舒坦。即使知道叶修是个对物质没什么要求的人,但还是定期给他买些东西,吃穿用都有,而且还都是名牌。要不是害怕叶修多想,都想直接把工资卡给了他。看着自己一直宠着的人如今凄凄惨惨的住着不足七八平米的杂货间都快心疼死了。自那以后,叶修的包裹又源源不断的出现。

叶修看着比原来大一倍的包裹,无奈的笑了笑,直接上了QQ说:“我没那么可怜,这边都很好。”

“很好睡杂货间?”

“我们已经搬。”

“给你你就拿着,省的你把自己养死。”

“老韩,你这是要把我养残啊,哥被你这样宠的下半辈子怎么办。”

“反正我养你,怕什么。”

看见韩文清的这句话,叶修脸红了,韩文清看见一直没有回复,知道叶修是害羞了。所有人认为叶修是一个厚脸皮,可韩文清知道,叶修除了垃圾话能撩两句,里子里特别纯情,简直就是一张白纸,估计是要照顾苏沐橙的原因,鲜少和同龄男生接触,像一般男生之间的带颜色的小笑话都不明白,偶尔韩文清的一句情话就能撩的他面红耳赤。在韩文清眼里意外的可爱。

正要下线时,韩文清看见了叶修发过来的消息:“老韩,咱们是不是和好了啊”

估计拳皇大大第一次见威风凌凌的荣耀教科书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在这么软,顿时想起了在某些不可描述的时候,赛场上的斗神总是异常的羞涩软萌,然后感觉自己就硬了。

韩文清平复了半天,咬的牙回了句:“恩,和好了。”

收到回复的叶神满意地笑了笑,然后给韩文清发了一张图片,上面是大漠孤烟的拳套,一叶之秋的却邪和君莫笑的千机伞。上面有一句“不负相思意”。

 

 

三年之痛,七年之痒,都不及那一瞬的回眸相望。

 

-----------------------------------------------------------------------------

可能会有错别字,找到记得戳戳我,

还有,我突然有了个脑洞。依旧是韩叶,大概是古代和奇幻世界的合体吧,联盟所有人都有一个灵兽之类的东西,可以转让(对,就是他们的账号卡),然后战斗时会变成武器。霸图里是兔子(因为霸图=霸兔)

比如韩队的老凶老凶的大白兔,乐乐是带发发的垂耳兔,老林是流氓兔,新杰大大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面的带钟表的兔子先生。

像叶修有好多账号卡,所以希望大家想想是什么动物,忧郁小猫猫是豹子,其他(账号卡)没有想好。

其他人的也没想好,求各位给点建议

评论(11)

热度(73)